1. <span id="gjuam"></span>
        <span id="gjuam"><sup id="gjuam"></sup></span>
      2. <optgroup id="gjuam"></optgroup>

        <legend id="gjuam"><i id="gjuam"></i></legend>

        <ol id="gjuam"></ol>

        1.  手機
          唐詩 宋詞 元曲 近代詩 文言文 寫景的古詩 論語 詩經 孫子兵法 愛國的詩句 李白 杜甫
          當前位置:查字典>>文言文>>玉戭生與三烏叢臣

          玉戭生與三烏叢臣

          玉戭生與三烏叢臣朋。玉戭生曰:“吾儕宜自厲,異時立朝,勢人之門足毋涉也。”三烏叢臣曰:“此余切齒腐心者,盍誓諸?”玉戭生喜,乃歃血誓曰:“二人同心,毋循利,毋訹有位,毋附厥憸壬而移其行。有違此盟,明神殛之。”

          玉戭生和三烏叢臣是朋友。玉戭生說:“我輩應該自我激勵,他日入朝(為官),權勢人的門絕不涉足。”三烏叢臣說:“這是我痛恨得咬牙爛心的行為,干嗎不對這事發個誓?”玉戭生很高興,就歃血盟誓道:“二人同心,不徇私利,不為權位所誘,不趨附奸邪獻媚的人而改變自己的行為(準則)。如有違背此盟誓,神明殺死他。”

          居無何,共仕于晉。玉戭生復申前誓,三烏叢臣曰:“言猶在耳,何敢忘也!”時趙宣子得君,諸大夫日奔走其庭。三烏叢臣悔,復恐玉戭生知之,又不得不往也。雞初鳴,即去候宣子。入門,有危坐東榮者,舉火照之,則玉戭生也。各慚而退。

          沒多久,一起在晉國為官。玉戭生重申以前的誓言,三烏叢臣說:“說過的誓言猶如還在耳畔,怎么敢忘記啊!”當時趙宣子在國王前得寵,各位大夫每天奔走于他家。三烏叢臣反悔(當初的誓言),又怕玉戭生知道他反悔,又不能不去(趙宣子家)。雞一報曉,就前去侍侯宣子。進得門來,見在正屋前東邊的走廊有個端正地坐在那里的人,舉燈一照,是玉戭生。各自羞慚退去。

          君子曰:“二子貧賤時,其盟誠良。及登祿仕,遽變初志,何也?利害戰于中,位勢怵于外故也。”

          君子說:“兩人貧賤的時候,他們的盟誓很虔誠。等登上祿爵仕途,馬上就改變初衷,為什么?利害(沖突)在心中掙扎,官位權勢的危機在外部威脅的原因啊。”

          網友關注

          文言文搜索

          他也色